你当前位置:首页> 朔州历史> 详细内容
隋初的朔州总管府
来源:朔州市新闻中心2018-09-21 10:24:00
浏览字号:
0

  北周外戚杨坚于公元581年代周称帝建隋后,精简机构,废郡存州,沿用了北周在地处冲要的诸州设置区域性地方军事管理机构——总管府的制度。

  朔州地区地近边塞,北控广漠,南扼雁门,交通位置及战略地位极其重要,北周时就作为屯戍设防重镇设立的朔州总管府,理所当然地得到保留。

  当时,朔州总管府的最高长官称总管、刺史,并加使持节。另设长史、司马、主簿、仓督、市令、丞等大小吏员共300多人,辖招远(府、县同治,在今朔城区)、神武(今朔城区东南)、长宁(郡、县同治,开皇十九年改长宁为开阳,在今忻州神池)、云内(云中县,隋为避讳改名,在今大同西30里)四县。其时之辖境,南起宁武,北至丰镇,西起五寨、偏关,东至蔚州,恒安镇也隶属于云内县,其辖境比现今的朔同地区都要大。

  隋代总管府分上、中、下三等设置于诸州。有的总管府只管一州兵马,有的则可节制数州,甚至数十州。山西设立总管府的州有并州、代州(今代县)、隰州(今隰县)、朔州等处。

  总管也有大小之分。其中统辖数州至数十州的俗称大总管,如并州总管,管二十四州诸军事,朔州总管归属并州总管节制。

  鉴于北周宇文氏“孤弱而亡”的教训,隋文帝杨坚强力推行宗王出镇制,让其五子以宗王身份分莅方面之任,担任要害地方总管,控制地方军权。他让晋王杨广、秦王杨俊、汉王杨谅先后出任过并州总管,还让太子杨勇出任过洛州总管,秦王杨俊出任过扬州总管,更让越王杨秀出任益州刺史。不难看出,隋文帝为了强化“家天下”集权专制、防止重要地方军权落入外姓人之手,也确实是煞费苦心。

  担任朔州总管府的历任总管虽然不是宗王贵戚,但却是经过朝廷慎重选拔任用的威震北方边境的良才强将。目的主要是抵御和打击北方边境不断强大起来的突厥的频繁入侵,扼制和扭转多年来突厥摆布内地政局的窘境。历任总管先后主要有:

  郭衍,曾领兵屯守平凉(今甘肃平凉),数年间,突厥人不敢入侵。他担任朔州总管府总管后,在辖境内看到恒安镇(今大同)与突厥边境相接,粮食器物转运不便,就选择当地肥沃的土地设置屯田,一年下来,不仅做到粮食自给,还剩余有万余石,免除了辗转运输的劳苦。又在朔州中心地带看到原桑干郡残破不堪,便在筑长城的同时,修筑成一个新的桑干城(今朔城区西影寺村东)。

  杜彦,生性勇猛果敢,擅长骑射。初仕于北周时,以战功卓著,被拜为大都督。隋文帝时,又晋爵为公。调任云州总管,镇守榆林(治今内蒙古准噶尔东北十二连城),遇突厥人进犯,他领军大获全胜,打击了突厥人的气焰。战后,调任朔州总管,突厥人数年内一直未敢再犯边。其威慑力竟至于此。

  赵仲卿,初仕周时以军功进位大将军。隋文帝时,拜石州刺史。任职期间,法令严猛,盗贼屏息,皆称其能。他担任朔州总管后大兴屯田,“收获岁广,边戍无馈运之忧”。开皇十九年(599),随高颎征讨突厥时任前锋,与敌激战7日,大获全胜。乘胜追击,突厥降者万余,以功进上柱国。后在乐宁镇与友军邀击突厥达头所部,斩千余级,突厥人闻风丧胆。

  源雄,以伐齐功封为朔方郡公,历任冀州刺史、平州刺史。入隋进位上大将军,拜徐州总管,不久担任朔州总管。突厥每有寇掠,源雄总能有所斩获,因此,突厥十分惧怕他。伐陈时,以功进位上柱国。平定了陈朝后,源雄命再次镇守朔州,保境安民。

  韩洪,隋上柱国大将军韩擒虎之季弟,骁勇善射,力大过人,授行军总管,以功加柱国。 突厥为患,授代、朔二州总管以备御之,甚有威名。

  李充,慷慨有英略。隋开皇二年(582),突厥出兵40万攻入长城,李充与之激战于马邑(今朔城区),大破之。开皇三年(583),又以总管跟随行军元帅卫王杨爽与突厥大战于白道(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西北)。担任朔州总管后,突厥自然避之唯恐不及。

  吐万绪,通武略,初仕周时以军功进位大将军。入隋,先后任襄州总管、青州总管,颇有治名。后为备御突厥,改任朔州总管,突厥很惧怕他,不敢冒犯。

  杨义臣,本姓尉迟,隋文帝为表彰其父死节忠义,赐姓为杨。他秉性

  谨厚,能驰射,有将领之才,很受文帝器重。开皇十九年(599),以行军总管身份,跟随汉王杨谅等出朔州,征讨犯边的西突厥,并亲率步骑3万大破敌军于白道。第二年,率军出朔州道,追击突厥于大青山,与史万岁军合兵大破敌军。仁寿初年,任朔州总管,赐给御甲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个著名将领各自以他们保境安民的武功治绩,在朔州历史画卷上留下了一笔又一笔浓墨重彩。隋炀帝即位后的大业元年(605),鉴于汉王杨谅以并州总管起兵造反,下诏废除诸州总管。朔州总管府也随之废除。

  隋朝推行总管府制度的26年间,初步改变了之前北边屡遭不断强大起来的突厥猖狂侵犯的困窘局面,国势也逐渐呈现出蒸蒸日上的强盛态势。朔州地区作为隋初抗击突厥的战略重地,于开皇二年(582)、开皇十九年(599)、开皇二十年(600)先后数次取得了大破突厥的重大胜利,在频繁的征战年代中,目睹了突厥由猖狂到臣服的大转折。

  隋文帝期间逐渐繁荣和富足的盛世,及其开创的深远地影响着后世的一系列制度性改革,都依赖于边疆的稳固。

  (摘自《朔州史话》)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扫描移动版
  • 扫描二维码